談《射鵰英雄傳》的詩詞 | jy.catholic.org.hk

 

首頁 > 綠滿窗前  


談《射鵰英雄傳》的詩詞

刊登日期: 2013.06.23
作者: 張漢青  

 

 金庸的小說,幾十年來,家傳戶誦,可以說有華人的地方,就有人閱讀。近十年, 《射鵰英雄傳》被節錄為中學語文課的範文,在預科班更指定為課外讀物。相信同學們一看「四張機」四字,口裡就會唸唸有詞,忍不住把其餘的部分背出來。

初讀金庸的小說是小學畢業那年的暑假,對其中的詩詞大多一知半解,以為「四張機」是四張織布機。後來讀到宋詞才知道,「四張機」作者是宋代一位無名氏。金庸真聰明,借用為小說中某人物的作品。

無名氏的作品名叫〈九張機〉,這詞由九個片段組成。第一片段由「一張機」三個字起句;第二片段由「二張機」起句,如此類推。「四張機」是其中第四片段。這詞寫一位織女,一邊織布,一邊思念她的情郎。以下嘗試逐句分析。

「四張機」的張字,這裡作動詞用,指第四次張開織布機,第四次織布。

「鴛鴦織就欲雙飛」,這一次織了一對鴛鴦。鴛鴦織好了,自然想像牠們怎樣比翼雙飛,怎樣過甜蜜幸福的生活。固然,這也是織女日有所思的反映。

「可憐未老頭先白」,上一句是溫馨、甜美的,這一句氣氛截然不同,有悲從中來的感覺。織女忽然發現自己的頭髮已經開始花白了,雖然年紀還輕。為甚麼有這樣的感觸呢?記得《楚辭》中的〈山鬼〉,描述多情的山鬼,約了情郎在山頂相會,苦候多時,情郎卻不至,於是發出「歲既晏兮孰華予」的感歎。她以為情人不來,可能因為嫌她年紀大了,「色衰愛弛」,「不許人間見白頭」。或許,織女也有同樣的疑慮。

「春波碧草, 曉寒深處, 相對浴紅衣」,這幾句,織女把上一句的思慮拋開, 繼續沉醉於比翼雙飛的想像。她想像:在一個春天寒冷的早晨,飛到一處遠離人踪,草綠、水清的地方,在那個獨有的小天地,雙雙嬉水耍樂。這也是織女對愛情的憧憬。「相對浴紅衣」出自杜牧的詩:「盡日無人看微雨,鴛鴦相對浴紅衣」。鴛鴦的羽毛, 色彩斑斕,紅衣指鴛鴦的羽毛。

 

詞中的主角是一位織女,與小說中人物的身份不符,這是金庸忽略了的地方。

 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  版權所有.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| 使用條款 | 私隱條款 | 免責聲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