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向一個屬於自已的家 | jy.catholic.org.hk

 

首頁 > 童書的旋律  


飛向一個屬於自已的家

刊登日期: 2013.06.16
作者: 霍玉英  

 

 2005年春遊過古國印度,朋友問: 「印度之旅,可好?」我搖搖頭,難以言說心中的糾結。當讀到葛羅莉亞.魏蘭(Gloria Whelan)的《十三歲新娘》(Homeless Bird),我不得不拜服作者寫作的力度。魏蘭從未踏足印度,只通過新聞、閱讀、想像及人文關懷,在2000年寫下是書,那是一個生於二十世紀「古國」印度女孩—蔻莉的成長故事。英文書名Homeless Bird很好理解,蔻莉就是那一隻無家的「鳥」,因為家貧,無法像兩位兄長一樣上學,並在十三歲那年,被騙嫁給得了重病的哈力,並在婚後不久成為寡婦,終而被婆婆遺棄在寡婦城裡自生自滅。

怎樣找到一個屬於自己的家?唯一可以依靠的是自己。

雖然,母親認為女孩早晚要嫁人,上學是浪費,讀書更別無用處,但蔻莉從沒有停止對讀書識字的追求。沒法上學嗎?蔻莉躲在哥哥教室外, 聽裡面學生朗讀課文;成了寡婦以後,還是相信能擁有一本自己的書,那是最棒的事情。因此,蔻莉珍惜哈力留下來的教科書,並想像只要把書翻了很多遍以後,便能學會。蔻莉對知識的渴求,對識字的盼望,深深打動了當教師的公公。就這樣,蔻莉乘著婆婆每晚與隔壁太太聊天的時候,就在公公的教導下,慢慢學會了字,學會了句,解開書上一頁又一頁的奧祕。

珊朵拉,丈夫哈力的妹妹則不同,她沒有讀書識字的願望,人生的全部似乎就是為了接受父母親為她安排的婚姻,並學著去愛一個沒有任何感情基礎的丈夫。作如是觀的女性,讀書識字實在「用不著」,她們只能永遠埋沒在階級、迷信,以及不自主的婚姻裡,並複製一代又一代沒有靈魂的女人。蔻莉的婆婆刻薄寡恩,先後騙取蔻莉的嫁妝、寡婦津貼,並天天勞役她。蔻莉知悉一切後,堅決地保住自己唯一的財產,出嫁時母親送她的銀耳環,因為它可以換取一張離家出走的火車票。可是,當公公遽然猝死,蔻莉竟毫不猶豫地交出銀耳環,以換取婆婆將要典當的泰戈爾詩集。蔻莉視書如命,正是作者魏蘭所以要告訴讀者的—知識就是力量,泰戈爾的詩篇能撫慰寂寞的心靈。

公公去世後,婆婆狠心把蔻莉遺棄。在窮途末路之際,瑞吉出現了, 並把蔻莉帶到「寡婦之家」。在那裡,蔻莉脫掉了寡婦所穿的紗麗,並在卡瑪拉的祝福下,成為「一個有前途的年輕女孩」。然而,在印度傳統觀念中,丈夫是妻子的主子— 

哥哥葛寶對蔻莉說:「等你有了老公後,一切都聽他的吩咐。」

弟弟瑞恩對姐姐說:「你跟你老公玩牌的時候,千萬不能贏!」

丈夫哈力對蔻莉說:「你要照我的話做,因為你是我的太太。」

自力更生後的蔻莉, 她更懂得該應有自己的追求—她毅然放棄了無意義的串珠子工作,也不願意在金盞花海中渡過餘生,最後,她找到表現自己思想的「刺繡」。因此,當瑞吉向蔻莉提出婚事的當兒,蔻莉遲疑了— 

「我[蔻莉]如果放棄了工作[刺繡],」我問瑞吉:「那我要做甚麼呢?」

蔻莉不願意再婚後的自己,像印度歷代的女人一樣,倒栽在沒完沒了的家事上。蔻莉需要更有意義的生活,一種屬於她自己,表現她自己的生活。

「也許,我們應該再等一等。」蔻莉的話難免傷害了瑞吉的感情,但自強自重的她,反過來更讓瑞吉珍惜,於是,他願意等待,並為蔻莉準備一個大驚喜— 

我[瑞吉]在家裡蓋了一間小屋,是讓你專用的繡花房。它有兩扇大窗可以享受日出和日落的美景。從左邊看出去,你還可以看到院子和羅望子樹;從右邊看出去,則是我在田裡耕種。

瑞吉不同於蔻莉的哥哥、弟弟與丈夫哈力,他尊重蔻莉,並願意與她站在同一地平線上,同甘共苦。篇末,開明的達思先生說:「蔻莉,你絕不能因此[家、丈夫]放棄自己的工作。」善良的戴維太太說:「蔻莉,你能不能從泰戈爾的詩裡,找樣東西來繡?」在蔻莉內心深處,存活了一個獨立自強的自己,而這正是瑞吉所以敬重的。對蔻莉而言,瑞吉的尊重正是她願意與他一起生活的原因。這一隻原來沒有家的小鳥, 最終飛向一個真正屬於自己的家。

 

古國也許並不一定文明,這不獨魏蘭筆下的印度,如果沒有覺醒的、自強的靈魂,世界上還會有許許多多的「十三歲新娘」。

 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  版權所有.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| 使用條款 | 私隱條款 | 免責聲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