補習班 | jy.catholic.org.hk

   |     | 

首頁 > 童年@香港  


補習班

刊登日期: 2013.06.09
作者: 霍玉英  

公開考試從來都不放過任何人,沉甸甸的落在每一個孩子的身上,當年遠居大澳的我也不例外,要升中嗎?必須經歷升中試的洗禮。然而,同學中有不少漁民子弟,遇上捕魚期,他們得隨父輩出海打魚,學業進度自然落後。就算是「街上人」,也少有考取官立或津貼中學的學位。我上六年級的那一年,新任校長很在意學生的公開試成績,要求所有畢業班同學每晚回校補習,希望惡補幾月,能爭取較佳成績,為校爭光! 

呂老師原來教下午班,在袁老師離任後,成為我班的英文老師。呂老師上課, 從來都掛著一張冷冰冰的臉孔,開學不久,便要求我和三位男同學在午飯後回校惡補英文。那一年,呂老師還要兼教下午班,但上課前,總為我們預備好各式練習,並要我們按時完成。偶然,他會在課間突擊,查看我們有沒有偷懶作弊。下課後,他跟我們核對答案,做對了,從來不誇半句;做錯了,尤其是屢犯,便直瞪著我們,要求我們解釋!那時候的我,總覺得做錯就做錯唄!有甚麼原因?能解釋甚麼?於是,我把視線飛出窗外,一言不發,等他奈不住了,就讓我回家。

惡補不止於此,每天上午課間小休的「特訓」,最教人苦惱,我得站在呂老師的辦公桌前,背誦那些永遠捉摸不到的不規律動詞和前置詞,像go went gone和on foot, by bus,還有每日一段!一天兩「補」,再加課間背誦,人快要撐不住了。有一回,不知那來的勁,竟敢冒險犯難,冷冷地站在呂老師的辦公桌前,一派看你奈何的樣子,等候他的火山爆發。然而,呂老師看了看我,說:「回去好好溫習,明天再來。」聲音雖然冷淡,但無半點責怪,我帶著不惑與遲疑,走出教員室的大門。

 

「兩補一特訓」竟也見效。夏天,我獲派一所津貼中學,跟大哥同校,從此離開大澳。與呂老師重逢,是二○○五年首次參與的周年同學會上,我輕輕走近他, 帶著怯懦、低聲說:「老師好!」他緩緩地抬頭看我,在老去的臉上,瞬間綻放了美麗的花朵。這時候,我心裡明白,當年那小伙子臉上的冰冷,都是裝出來的。

 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  版權所有.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| 使用條款 | 私隱條款 | 免責聲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