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言讀書的故事 | jy.catholic.org.hk

   |     | 

首頁 > 寫作魔術室  


莫言讀書的故事

刊登日期: 2013.05.26
作者: 東瑞  

我多次為學生主持講座、寫有關寫作體驗的專欄時,強調讀課外書的重要。我們也說過為甚麼寫作和讀書有關的話題。其實,這也不是應景而已。一位作家、或喜歡寫作的朋友,如果不多讀課外書,如何知道別人寫過甚麼?如何知道別人用甚麼方式來寫?創作不是講究創意嗎?如果不廣泛閱讀古今中外的作品,就無法吸收前人、前輩文字中的精華,更無法知道自己認為富有創意的東西,是否別人早就實驗過了? 

諾貝爾文學獎得獎者莫言小時候很窮,小學三年級時還穿著開襠褲,老是吃不飽,他為了多讀一點書,就要為人家推磨、做事。就這樣,他幾乎把村裡能用自己辛苦勞動換來閱讀的書都讀完了,沒書讀的時後就讀《新華字典》。稍長大一點,他大量讀福克納和魯迅的作品,幾乎把他們的書都讀完了。雖然莫言很謙虛地稱自己讀書很馬虎,很少讀完,但從他的作品中,我們看出他受他喜愛的作家的作品影響很深,尤其是魯迅。

莫言最喜歡的小說,即魯迅《鑄劍》。他說:「我至今還認為,《鑄劍》是魯迅最好的小說,也是中國最好的小說」、「那篇《鑄劍》,其瑰奇的風格和豐沛的意象,令我浮想聯翩,終身受益。截止到今日,記不得讀過《鑄劍》多少遍, 但每次重讀都有新鮮感。」莫言不但喜歡閱讀魯迅的小說, 反覆地讀,百讀不厭,而且在創作中深受影響。不管他承認不承認,他寫的《月光斬》即是從《鑄劍》得到啟發: 他所寫的《靈藥》是魯迅《藥》的另類版本。他在演講中多次和經常提到魯迅,提到魯迅痛恨的「看客哲學」,他雖然沒有具體分析魯迅的《示眾》,但他的作品《長安大道上的騎驢美人》難道寫的不也是看客心理?後來他更把「看殺頭大戲」創造性地發展,寫成轟動一時的長篇小說《檀香刑》,加插了一個膾子手人物。可見,縱然是得過諾貝爾文學獎的大師,也不是全靠天份, 他也要向文學前輩學習和吸收,甚至用接近同一類風格內容的作品向前輩大師致敬。

 

何況,我們這些還在寫作路上跋涉的普通寫作愛好者? 

 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  版權所有.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| 使用條款 | 私隱條款 | 免責聲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