森林.海:寫於圖象詩集《文字森林海》新版 | jy.catholic.org.hk

 

首頁 > 童書的旋律  


森林.海:寫於圖象詩集《文字森林海》新版

刊登日期: 2013.05.19
作者: 霍玉英  

 

2004年,林世仁以鍵盤、熒屏、滑鼠和應用軟體,創作並出版圖象詩集《文字森林海》(虫二閱讀),是書雖間以彩色,但為突顯「文字即圖象」的特色,焦點放在文字本身,印刷因而以黑白單色為主,富強烈的實驗性。2 0 1 2 年, 新版(天下雜誌)以全彩印刷,唐唐坦言為是書繪圖是一大挑戰,因為「詩本身既是文字又是圖象,加太多搶了文字的采,太少又失去創作的意義」。不過,換了新裝的《文字森林海》仍然讓人鍾愛,而作者所稱的「一動一靜」,正是新舊版本兩種創作概念的最佳註腳:舊版簡約,展示單純的童心;新版活潑,貼近孩童的遊戲情味。再如雙封面的設計,《文字森林海》也是新穎別緻,向左翻,跌進詩海的是22首橫排詩;向右翻, 一座文字森林所栽種是19首直排詩,森林與海,正表現了各有特色,但又兼容的獨特版式。

台灣兒童散文家桂文亞稱《文字森林海》是一本有動作、有表情的詩集,而〈邀請〉中長頸鹿跟小螞蟻的對話,正是一例。再者,新裝的〈邀請〉以字形的大小突顯長頸鹿的「偉岸」與螞蟻的「嬌小」,為遷就小小螞蟻,「偉岸」的長頸鹿一再應邀,不單低一點,又再低一點;小一點,又再小一點,並由筆直站立到俯身躺臥,終而聞著草地上一朵盛開的花。然而,林世仁的文字遊戲尚不止於此,讀者不妨轉換個角度看「廬山」,自然「橫看成嶺側成峰」,看見一隻趴在草地上的「長頸鹿」! 

自古以來,不同的書寫工具與方法,變化不同的文字形態,一如甲骨、鐘鼎、竹簡與石碑上的文字樣貌。今天在鍵盤敲打,甚或以指尖在熒屏上點畫,不單比古人的書寫便捷,還開拓更多書寫的可能,讓原來的「字中有畫,畫中有字」,生出更多好玩的遊戲!試看〈王小小減肥記〉的題目,就有減肥成功,日漸瘦減的情態。詩由肥胖的七月開始,直到翌年六月的「體態」苗條,但減肥成功的七月竟「耶!減肥成功—— 可以大吃一頓嘍!」作者一語,道盡了人性最大的弱點,表現最意想不到的喜劇效果。

〈稻草人〉更「像」吧!由27個「熱」字構成的「帽子」真熱!由橘色漸變深紅的「熱」,而由一字的帽頂而及十一字的帽沿,更讓人汗流浹背,也真夠熱! 然而,更有趣的是—— 

為甚麼我熱情的張開雙臂

麻雀卻不肯來不願靠近不敢停在我的肩膀

稻草人果真熱情地伸開雙臂!圖象詩實不易為,圖像詩?詩像圖?這必須倚仗字義與圖象的貼合。再如新版〈下雨了〉,黃雨傘、綠雨傘、藍雨傘及紅雨傘,都一一著色,雨中,花傘迷人! 此詩在舊版是以黑白單色印刷,以「就差你這把小黑傘」作結,新版則是「全彩的風貌和圖文合奏的新樣式」,末以「就差你這一把花花傘」、撐傘女孩與小花狗告終,圖象效果更為明顯突出。

圖象詩講求圖文相輔相成,又彼此發明, 即圖象說內容,內容又呈示圖象。因此,圖與文兩者必須渾然一體, 否則,「形」似而不「意」到,讓人如同嚼蠟。以〈魔鏡〉為例,左右反過來的文字如何閱讀?就靠魔鏡「照出」故事—— 

歡迎光臨愛麗絲歡迎光臨鏡中的世界在這裡

謎面變成了謎底奇怪的倒影找到了主人…… 

以〈魔鏡〉為題,取意經典童話,又自成新景,真有畫龍點眼的黠慧。

中文學習一直為人誤解,以為是沉悶的, 但只要讀過創意十足的〈造句練習〉,定然明白中文學習可以是一場好玩的遊戲。讀者不妨先來看看幾則「造句練習」——

因為 小因為了翹課裝病,很不應該。

所以 衛生所以針筒嚇人,很不應該。

然而 她叫小然而且是女生,叫她小男,很不應該。

台灣兒童文學大家林良稱《文字森林海》是一本「文字魔法書」,作者「像一位魔法師,抓一把文字, 玩百樣遊戲,讓你玩得盡興」。圖象詩誠然契合兒童的遊戲精神,這一位魔法師真箇法力無邊! 

 

 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  版權所有.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| 使用條款 | 私隱條款 | 免責聲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