鄰座小黎 | jy.catholic.org.hk

   |     | 

首頁 > 童年@香港  


鄰座小黎

刊登日期: 2013.05.12
作者: 霍玉英  

 

 那一年,二哥竟然從辛苦攢下來的零用錢中,花六毛錢買了一個新奇的玩意。它用塑膠製造,一個圓環連著約三呎長的塑料帶,末端繫了一個鈴鐺。說真的,如今我也不知道這玩意叫甚麼名字,只是當它第一次出現我的面前,二哥已經弄明白遊戲規則,還教會了我——腳穿過圓環,雙腳分工,一腳彈跳,一腳使勁擺動圓環,讓塑料帶所繫的鈴鐺來個360度旋轉。如何分出高下?就看誰的彈跳次數最多。

然而,那玩意到底有點小孩子氣,二哥很快就覺著沒趣,且讓我拿去。於是,我喜孜孜的把它帶回學校,但不到一天,它給宣告「死亡」!我的隣座小黎,在他把腳伸進圓環的一刻,就把它踩個正著, 斷了!本來興致勃勃的小黎給嚇倒了,腿一軟,便跌倒地上。我先是呆住,然後跑過去,狠狠的瞪他一眼,推他一把,然後用力從他的腳上剝脫已經斷裂的圓環,一溜煙便跑開了。

我抱住小玩意跑回教室,一想到二哥知曉一切,心就不住猛跳。該怎麼辦?把事情隱瞞?二哥總會問起; 把它好好修理,但能一如當初嗎?良久,桌上放了一卷膠紙,我猛抬頭, 便看見一雙充滿歉意的眼睛。小黎默默從我手裡取去小玩意,笨手笨腳地在斷口上纏了一圈又一圈的膠紙,再而仔細研究,彷彿要在它身上找不到任何破綻。然而,誰看了,都明白那是個破東西。

往後幾天,小黎和我沒有說過半句話,他大抵不知道說些甚麼吧!因為所有的話都變得蒼白無力。而我, 看著他難過的樣子,又不期然地討厭自己的小家子氣;可還是個丫頭的我,又怎懂得開解他,開解自己。小黎家裡從來就不富裕,一家幾口都擠在一間小小的棚屋,要是二哥要他賠,怎辦?我能開口嗎?一天早上, 小黎來得特別早,他從書包裡掏出一個全新的小玩意,然後輕輕地放在我的桌上。我看著它,久久不知所措。

最後,我把小玩意塞進書包裡, 整整一天,我都無法抬起頭,因為我知道有一雙焦灼的眼光在等待著我。然而,我心裡明白,該道歉的並不是小黎! 

 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  版權所有.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| 使用條款 | 私隱條款 | 免責聲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