別了,孩子王! | jy.catholic.org.hk

   |     | 

首頁 > 童年@香港  


別了,孩子王!

刊登日期: 2013.04.28
作者: 霍玉英  

哥哥小學畢業那年,我唸一年級,是他的學妹。記憶中,父親從來沒有為哥的學業擔憂過,品行呢?老師偶爾經過我家,都說哥溫文隨和。父親聽了,哥聽了,都笑了。哥有著和父親一樣的下巴,笑容都同一個模樣。我這個妹子, 從小就知道要像他 —— 好好用功唸書, 當個好學生。雖然,沒有上過幼稚園, 但因為總在哥身邊轉,耳濡目染,我比同班同學的學習進度都來得快!可是, 骨子裡存著的一點野性,除了想當好學生外,還想當王 —— 孩子王。

那一年夏天,學校的期終考試結束了,大夥兒總想找點甚麼來著,要好好樂一樂! 最初,是哥的同學起哄,要到學校後山闖一闖。哥是好學生,竟也要去, 我嘛? 可沒理由不跟上!我記得,我是唯一的一年級學生,也是唯一的女生!到後山最大的得著是甚麼?做父親不允許的事 ——「壞事」—— 幹小孩認為不應做,但很想做的事!想想看,六歲的丫頭能做點「壞事」,在同儕間,能不顯得特別耀眼?莫名的快感教人心裡癢癢的,好樂! 

那天,在後山做了甚麼,早已記不住。不過,那綠色的、耀眼的、帶刺的小東西,卻永遠銘刻在我的心裡。我們都叫它做「黐頭芒」,是菊科草本植物,叫蒼耳。我想,因為它身上長滿了鉤刺,很容易附著在動物的皮毛或人類的衣服上,因而得名。其實,黐頭芒並不稀有珍奇,但它是我人生第一次的野外收穫,喜孜孜的心情實在沒法言說。還有的是,它的好玩處,真教人蠢蠢欲動…… 

回到教室,我若無其事的坐好,卻輕輕地把黐頭芒放在前面女孩的黑髮上。那時候,我彷彿是一位藝術家,在欣賞自己驚人的創造力 —— 今天人稱的「行為藝術」。看著看著,我先是竊笑,然後實在太得意了,再把一顆一顆的黐頭芒附在女孩的領子上。女孩想是感到癢癢的,轉過頭來看看我,摸一摸領子, 再瞪我一眼,把黐頭芒摘下來,直送到班主任吳老師的面前!這一刻,我要昏厥過去,因為一切已無法挽回。我走到教壇前,伸出抖顫的手,在吳老師還未揚起那木間尺的一剎,豆大的淚已再忍不住了。

此刻,孩子王永別了我,只偶爾在夢裡相見。

 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  版權所有.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| 使用條款 | 私隱條款 | 免責聲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