與學生共讀《我吃拉麪的時候》 | jy.catholic.org.hk

 

首頁 > 童書的旋律  


與學生共讀《我吃拉麪的時候》

刊登日期: 2013.04.14
作者: 梁雅君  

故事會時間到了,我跟初小的學生讀長谷川義史的《我吃拉麪的時候》。作者身兼文字和圖畫創作,文句淺白, 句型重複,連一、二年級的同學都會讀;稚拙的筆觸,就像小朋友塗鴉,難以想像長谷川先生已屆知命之年。

愛思考、愛答問的志諾只等我把書名說完,就搶著回答:「我知!我吃拉麪的時候,我……」我想:志諾一定以為這是一個圍繞「我」發展的故事吧!真的嗎? 

故事開始了,一位小男孩正大口大口地吃著熱騰騰的拉麪…… 

我吃拉麪的時候,隔壁的花貓在打哈欠。隔壁的花貓在打哈欠時… …,隔壁的小米在按遙控器,隔壁的小米在按遙控器時……,隔壁的隔壁的阿泰在沖水。隔壁的隔壁的阿泰在沖水時…… 

哈哈……哈哈!阿泰坐在沖水馬桶的一幕,引來同學們哄堂大笑。讀了幾頁,同學總被幽默的內容和畫面逗得樂滋滋的。

六個不愁衣食的小朋友,正做著很多香港小朋友也做著的事:吃飯、娛樂、運動……;然而,由吃著拉麪的「我」,到隔壁鄰居,隔壁村,隔壁國家,隔壁國家的隔壁國家……同一天空下,同一時光裡,作者要給小讀者呈現第二個世界,同學漸漸發現另外六個小孩的生活很不一樣。

永樂發現踏單車男孩身處的地方有很多山,那裡有破屋子。慧珊看到那個打水的女孩時,便說:「老家都是這樣子打水的。」耀熙一頁一頁的看,他說:「他們愈來愈窮。」畫面從歡樂逐漸步向沉重,同學的笑聲也漸次減少。我提醒同學留意這些孩子身處的地方,他們的神情,他們正在做甚麼?為甚麼要這樣做?為甚麼那個賣麪包的小女孩苦著臉?志諾說:「她是被迫的。」朗日說: 「起碼她有麪包吃。」都是雅文較懂事,想到如果麪包賣不掉,她可能會給父母責罵。

那些對人情世態較為敏感的同學,很快便能夠投入下去,有的呢?自己有些想法,卻不知道如何表達,有的呢?還停留在搞笑的階段。

故事的末段,「遠在山上的一個國家的男孩倒了下去。」那個倒下的男孩,臉貼地,背向天,是全書中唯一一個沒有臉容的人物。他為何倒下?是死了嗎?作者沒有明示,有的同學猜他是餓暈了,又或是跌倒,有的認為他死了。按書中介紹, 作者刻劃世界兒童的處境,「並為戰火下的兒童提出最深沉的控訴。」我提出,可能那男孩在戰爭中死去, 耀熙立時想起早讀課時讀過的《請不要忘記那些孩子》(一本以真實照片展示納粹統治時期,猶太小孩生活情況的書),我很高興他開始在心中能連結相關的閱讀經驗。

每當我與學生共讀,除了說故事,還會談談心,透過輕鬆的提問, 同學間互相激發思考,觸動情意。書中的最後兩頁這樣寫:「就在男孩倒下的時候,風吹著,風吹了過來……。」隨著風,畫面回到「我」吃拉麪的時候,風吹拂「我」家的窗簾,書中人吃著拉麪,當然,不曉得世界上發生了許許多多的事,有幸有不幸。作者這種首尾呼應的安排, 讓我和學生的視線從世界的其他角落,回轉到自己身上。

最後,志諾補充說:「我覺得作者很不錯,我想作者肯定是去了好多好多地方,他寫了一個地方,跟著又再寫另一個地方、另一個地方、另一個地方……」(他把「另一個地方」重複了七次)。

有學生認為大家是鄰居,只要是人,就要互相幫助;但也有學生認為書中的小孩,和自己沒多大關係,不必要關心他們。畢竟,由自身念及眾生,跨越地域,普世關懷,是一個點滴累積的過程,不能一蹴而就。我不打算按他們的答案判決對錯,我相信隨著他們多閱讀,多感受,多思想,年齡漸長,心智漸啟,一定能自行總結出具有人文關懷的想法。

 

 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  版權所有.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| 使用條款 | 私隱條款 | 免責聲明